善导大师的净土思想 第30讲:不虑妄念,称名必生(一)

【凡夫的妄念】

几乎走到任何地方,都有莲友来问:“师父,念佛妄想很多怎么办?妄念特别多!”每一个地方都有人这样来问。没有问的,也有这个问题存在。就是有妄想、妄念。

本来大家都在世间尘劳当中操劳,难得抽出时间,早上、晚上、随忙随闲称念弥陀名号。我们内心里边都希望能够一心无二,能够寂静、很清净地念佛。

可是,它也不听话!谁不听话呢?就是它不听话,它就喜欢东想西想,你让它不想,它也要想:念着佛、念着佛、念着佛,“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好,它就跑到幼儿园了,要接小孙子了,“哎呀,还没到,怎么……”好,回来,“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,又想到:“哎呀,那个商店的衣服真漂亮!”然后……,念了一圈儿佛,十方国土没有去,在娑婆世界绕了好多圈。

这么一想,“怎么办呢?”

所以,有的老太就说:“师父,我真没办法!我有时候都自己气自己,气得我都拿头往墙上撞!这个脑袋也不听话,哎,撞你!”

我说:“撞完之后,怎么样?”

“撞完之后,还老样。”还是那样。

所以,苦恼!觉得这个事解决不了。

她问我:“师父,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我讲:“我也解决不了。”

她说:“你也解决不了吗?”

这个就是我们散心凡夫,心散乱的缘故。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心散乱的。如果相对比较而言,有的重一点,有的轻一点。

如果我们凡夫和阿罗汉相比,可能阿罗汉看我们凡夫都像神经病。

你看我们一个正常人,如果和精神有毛病的人……精神有毛病的人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接触过?如果跟他有比较近距离的接触,你就发现:他的思想很不集中、很恍惚。你说这个,他自己老是一些狂想,想这儿、想那儿,精力很难集中。讲一句话,他也有反应,然后马上就跑掉了。他是病态,没有办法的。

其实,我们每一个人也都是病态。我们认为他是精神病,主要是因为精力不能集中,难于在一件事情上凝定心神。所以,严重了,就说叫精神病。其实,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有这样子。

所以我讲,如果以阿罗汉的标准来看我们凡夫,我们都是精神病。东想西想,这个没办法,不能做主。

所以,才要念佛。

【光照尘埃喻:知有妄念已是进步】

如果世间的人不念佛,他反而感觉不出来。世间人他不知道什么叫妄想纷飞,“我不错啊!挺好啊!”因为他整个都埋没在尘劳妄念当中。

所以,古人也很善于打比喻,说:“你念佛还知道自己有妄念,你进步就很大,恭喜你!”

“哎呀,这个有什么值得恭喜的?妄念这么多还恭喜呀?”

“如果你不念佛的话,你连这一点进步都没有。”

他说:像一个房间,在这个房间里边扫地,扫地自然尘土飞扬了,可是,如果没有阳光照进来的话,从窗户没有一缕阳光照进来,这个房间里边看上去也看不到灰尘。如果有一缕阳光照进来,就看见灰尘很多,对不对?这样的经验大家都有。

不是说:“哎呀,太阳一进来,我房间就脏了。你看,有了光线,我这个房间这么多灰尘!”

是本来就有灰尘,但是没有阳光来反显,看不出来。

这一缕阳光,就代表我们念念地念“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,阿弥陀佛是无量光!我们一念佛,就照到我们心中来了;其它的妄想尘念,就是那个灰尘。你不念佛,整个是埋没在灰尘里边,根本看不到。一念佛,光透进来,就发现我们是妄念纷飞的凡夫。就是如此。

【不易觉察的动中妄念】

所以,也有的人误解,他说:“师父,我坐在佛堂念佛不行,妄念特别多。我有时候念佛比较清净。”

我说:“你坐在佛堂念佛妄念多,那什么时候比较清净啊?”

他说:“我走着念、唱着念,在大街上走着念很清净,没有妄念。”

“哦,”我说,“你功夫深啊!大街上念佛清净、没有妄念,在佛堂里有妄念。”

这个,是他不明所以,因为他的心浮动,在大街上,他唱啊、走啊、窜啊……他感觉到跟他的心比较频率吻合了,他就觉得比较舒畅一点;坐在那里念,因为一静,心很动,这个心静下来,那个心又动了,动静反差特别大,他就感觉到妄念多。其实,在大街上妄念更多,但是,他都是动的,反正都在动,他就感觉不出来。

所以,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是这样的状况,有的严重一点、有的轻一点。也因为这一点,就起了怀疑心,认为说:“虽然念佛,如此妄念纷飞,怎么样能往生呢?”

【定善色彩的“喊破喉咙也枉然”

昨天也有师父来问,说:“师父,这几天讲的我都听明白了。但是,有两句话,老是在我心中梗着。”

“哪两句话呢?”

“口念弥陀心散乱,喊破喉咙也枉然”

“也枉然。”

这两句话你们都会背?不该背的都会背,该背的不会背。

“口念弥陀心散乱,喊破喉咙也枉然。”他说,“我喉咙也没喊破,那就更枉然了!”

这个不是我们净土宗的说法,净土宗历代的大德、善知识、祖师都不这样讲,善导大师就更不这样说。这个应该是修禅定的人站在心要禅定、清净这个立场上,也就是善导大师所说的定善──“息虑凝心”,以这种修持方法,不是弘愿门的,它是带有禅定色彩的念佛,不是我们弘愿门原汁原味的念佛、原原本本的念佛。

【原汁原味的念佛】

什么叫原汁原味念佛呢?

念佛,法然上人有一个弟子,叫做证空上人,他有一篇文写得很好,大致的意思我记得,这篇文我现在手边没有资料。这篇文章名字叫《白木之念佛》,“白”就是白色的白;“木”是木头的木。“白木之念佛”,它是一个比喻,“白木”是指从山上砍下来原原本本的木头,没有加色彩,没有加油彩、图画──没有。他是说我们念佛的人,就以我们本来的状况,就这样子念佛,这样就可以。这个叫“白木之念佛”

一般的人念佛,就叫有色彩的念佛。比如说:念佛加上清净心的色彩,认为说:“虽然称念南无阿弥陀佛,如果有清净心的话,才能往生。”这个就加了清净心的色彩;或者说加了开悟的色彩:“虽然念佛,如果能开悟的话,这样才能往生;如果不能开悟,可能不能往生。”

这样就等于说这块木头涂了很多颜料,不是那么原原本本的南无阿弥陀佛。在南无阿弥陀佛名号上面,他画了很多颜色,以这个颜色作为自己的……,心就被它动摇了,“我如果念佛,达到清净了,达到什么水平了,我能够有如何勇猛的道心了……”总之有很多的色彩,“我能够读诵多少经典了,或者能修持其它的法门了”,心里感到安慰了。这样的念佛,不是原汁原味的。

我们每一个人念佛,要原汁原味,就顺着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本身,我们是什么样子,就是什么样子来念佛,这样就好,不必要认为说“我要达到另外某一个状态,才能够符合念佛的标准”,没有的!十方众生每一个人,当下的样子就够了。

【鹤脚长,鸭脚短:任何人皆有资格念佛往生】

所以,也有人(有这么一个故事),她在问一位念佛的大德,她说:“念佛应该怎么念啊?”问这位法师。

法师很善于打比喻,说:“鹤脚长,鸭脚短,就这样子念佛就可以。”

鹤就是丹顶鹤、白鹤,白鹤的腿很长,对不对?鸭子的脚很短。这是代表说我们众生根机各有不等,“你就这样念佛就可以了!你是一个鸭子,脚很短,你不要拉得很长,做一个鹤再来念佛,你腿拉得也很痛;鹤的腿本来很长,它也不要变成鸭子的腿那么短来念佛,它就那个样子念佛就行”

所以,念佛是……救度十方众生,是“乃至十念”,各契合我们的根机来念佛,不要以人家哪一个为标准。我们以阿弥陀佛的誓愿救度为准绳,这样就行。

那位老太一听,说:“哎呀,那很好!”她说,“我已经达到了某某标准了吗?达到被佛救度的标准了吗?”

这位法师又开示她说:“没有什么叫达到标准,就是这个样子。”

我们每一个人念佛,就我们这个样子来念佛,不要嫌弃。我们因为念佛的缘故,只要你来一心投靠南无阿弥陀佛、向往着净土,厌离娑婆。

【投靠阿弥陀佛,内心就有主宰】

我们为什么念佛呢?娑婆染污,内心烦恼深重,内心对这些不喜好。可是,我们自己没有力量改正我们的恶业、习性。所以,我投靠这一句万德洪名,投靠大慈大悲阿弥陀佛,这样,内心就有主宰、就有定力。这个定,就是有决定性,自然烦恼能够减少,不能说完全止息,但是,至少能够平息很多。然后在我们身上,向善、向净(清净的净),向这方面的力量会增强。

如果靠我们自己斗,是越斗越没有信心,“完了、完了、完了……”,越来就越退下来。

可是,我们靠南无阿弥陀佛,会增长这一方面。假以时日,逐渐我们会觉得安祥……总之,念佛也没有什么多讲的,就是你多念,你念的时间久、念多了,你自己就知道:我是什么样的一个人,该如何了。

在这个过程当中,阿弥陀佛自然就有加持。

【第十五讲:不虑妄念,称名必生】

今天,我们为大家所讲述的标题就是“不虑妄念,称名必生”:不要顾虑我们有很多妄想杂念,只要我们称念南无阿弥陀佛,必然往生弥陀净土。

【水波无碍江流喻:妄念无碍信愿】

这里先讲一个比喻,这个比喻我觉得挺好,出自于《径中径又径征义》的序文。“径”就是走近路。净土法门是近路当中的近路,超直的路,所以叫“径中径又径”

或者疑而问曰:

他设了一个问答。有人疑心来问:

我但晨昏念佛,

日间浩浩,俱属尘劳。

说:“我时间忙碌,忙于家庭事务很多,只不过是早晨,还有晚上我念佛。白天一天的时间,我都干什么呢?都在忙一些世间的杂事。”所以讲“日间浩浩,俱属尘劳”。东忙西奔的,要做事,忙来忙去。

且口念佛时,

早晚念佛又怎么样呢?就是早晚这段时间在念佛──

也不免杂念起灭,

杂想念头起起灭灭。

恍惚无定,

欲求一心不乱甚难。

我要想达到制心一处、不起杂念,太困难了。

未识亦能往生否?

不知道像这样子的,是不是也可以往生呢?

我想这样的状况,可能很多人都有,就是说:早晚在念佛,平常当然也念一念,但是大多数时间都忙于一些事情。而且念佛的时候,也是杂念起灭、恍惚不定,不知道这样能不能往生?

答曰:

切勿多疑!

你千万不要怀疑,不要多疑了。

亦无论一心、散心。

也不管你是定心(禅定一心),还是你散乱心。

特患信行愿三者,

发心不真耳。

其实对我们的心是禅定、散乱,并不重要。怕是怕在那个地方呢?就怕你信心、信愿、愿心,还有念佛的心,叫信、愿、行,这三心,就怕你不真切。你信,信不过、信不及;愿,愿不切,是不是真愿往生;行,你又在怀疑,不是很踏实笃定。如果这样发心不真的话,这样就担心。

如果你发心真,“我就完全靠倒南无阿弥陀佛,信顺不疑;我真求往生,没有半点不愿意往生的;我就是这一句名号,踏踏实实地念”,这样发心真,果然发真心。他下面这个比喻挺好的,这个真心一发:

此心如长江水,

种种杂念,如水上波。

这个心一发起来,就像长江的水一样。长江的水在流动,水面上也有波浪、也有波纹,起伏不定。我们的杂念,就像水上的波纹一样。

往生如同,江流入海。

往生就好像长江水流淌、进入大海一样。

岂有江流入海之时,

波不消散,

而反能阻碍长流乎?

哪有江流入海的时候,这个波能够阻碍它呢?这个波到大海里边,自然就跟大海一样了。

这个比喻,大家应该能听明白吧!我们的心,就是说:你愿心发起来,真信切愿,信愿行如果真实的话,就是这个心,一心归命阿弥陀佛的心,就像长江水一样;我们日常生活中起的一些妄想杂念,就像水上的波浪一样。我们是在求生西方极乐世界,但是,还在这个娑婆世界经营、奔走,忙家务、忙事情,难免对境就起心分别、起杂念的波浪。但是,虽然如此,江水入海,是不会被波浪所阻挡的。虽然我们日常也有妄想杂念,但是昨天的就过去了,今天的还要过去,它不会障碍我们往生净土。所以,波不能阻碍长江之流,就表示我们虽然有妄想杂念的起灭,不会障碍我们回归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。也不是说要长江的水没有起波浪,才可以入大海的,是不是?长江的水有波浪也无妨。

我们念佛往生净土,就是这么一个状况。我觉得这个比喻很好!

【源信大师与《往生要集》】

今天我们要学的主要是源信大师的这篇法语,源信大师的念佛法语。这个法语不长,讲得特别妙!

源信大师,他有一本著作叫《往生要集》,他是大约一千年前一位日本的高僧,挺有名的。

在我们蕅益大师的《弥陀要解》里边,提到源信大师的这一部著作,有引用到。因为源信大师这部著作写得非常好。他本来是学天台教理,写完之后,又送到我们中国大陆来,所以大陆都有流通。

【身虽贫贱,胜于三途】

这段法语非常好,分成两大部分。前面一部分是劝导我们生在人世间应该感到庆喜,下面就说我们作为一个人的本质状况如何念佛。

离三恶道,

生于人间,

应大庆喜!

这是一句总的标题。我们既然离开三恶道,生在人间了,这个应该值得大大地庆贺一番,大大的喜悦!“为什么呢?我庆喜不起来呀?我家里没钱,我身体有病苦,我有许多事,我哪里能庆喜啊?”底下大师就跟我们说:

自身虽贱,

不劣于畜生。

我们虽然地位卑贱,不是高官厚禄,不是名位显贵。但是,比畜生就要高明多了,“不劣于畜生”,畜生四个脚在地上爬着走,它就更卑贱。

吾家虽贫,

犹胜于饿鬼。

我们家虽然贫穷,但是比饿鬼就富足多了。

饿鬼,五百岁它都喝不到一滴水,不仅喝不到一滴水,甚至连浆水的名字都闻不到,说“有什么葡萄浆、什么水的名字”,它都听不到。偶尔遇到江河里有水,它要去喝的时候,马上河水都起火,这个就是它本身的业力障碍。所以,饿鬼是非常的饥饿、非常的贫乏。

我们再怎样的贫穷,比饿鬼就要好多了。

有时候你吐一口痰,饿鬼就很高兴了:“哎呀,刚好我有一口痰吃了。”都抢着来吃,它要能吃着,就还算是有福报的,没有福报还吃不到。所以,你看饿鬼多么的苦恼。

各种各样的鬼,有脓血鬼,专门吃脓吃血;有便厕鬼,专门在厕所里边吃粪便,环境非常的恶劣。

我们再贫穷,还没有堕在三恶道里边。

按照我们本身的身份,今生如果不往生,来生就是畜生、饿鬼。到那个时候,你就羡慕了:“哎呀……”就像上次我们净德法师讲的,它堕落成了一条蟒蛇了,它就羡慕说:“我当年威风啊!”它就羡慕它做人了。等到我们成饿鬼了,回忆起来:“哎呀,做人多好啊!”所以,三恶道的众生,它很羡慕人道。

【仙堂之灾难】

在东北这个地方……我又讲起来,我要找个时间,专门讲讲仙堂的事情。它们为什么来到人间呢?羡慕人间的福禄,羡慕人间的这种福报、生活,它不是来保护你,是来讨好处。

它知道:做一个乞丐来讨,你未必给它,所以,它就做妖做邪,妖惑人世。到你家来讨饭,知道你不给,它就说:“我是县长!你不给吗?县长来了,不给,我找你麻烦!”结果,乡下小民又不认识县长,就把这个叫花子当作县长,哎呀,请到家里,坐到堂上,结果它就作威作福,升堂了:“啊!给我好吃、好喝!”再不给,马上找一帮小痞子、流氓阿混,就是它那一帮,来撮索你,让你这样、那样、这样。所以,给他一撮,就认为:“哎呀,这真是县长,你看,多厉害!”又给它蒙住了。

这件事情在东北地区,我看是个重灾区,灾难很严重,比SARS病毒还严重。SARS病毒、什么其它的癌症,你得到了,也就是得一个病;这个让我们身心不得安宁,让我们举家就在一种灾难、惊恐当中,让我们不能踏入正确的信仰,障碍你。所以,这个是一件大事情。

作为佛弟子,要有正知正见,要正念坚固,不要被它们所蒙骗。这个是畜生道、饿鬼道。我们可以发菩提心,但是,我们不要有恐惧心、怕它。

好,找时间再谈。

【地狱之巨苦】

底下说:

事虽不如人意,

世间的事情,难以尽如人意,往往也有些障碍、不如意的地方。比较起来,你总比地狱里面的苦恼好多了!

难比地狱之苦。

地狱里面有多少苦呢?是怎样的苦恼呢?

阿难曾经问佛:“佛陀啊,请您老人家慈悲开示地狱的苦恼,让众生能够知苦厌离。”问了好几遍,佛都默然无语。

阿难说:“哎,佛陀啊,为何不为我们开示啊?”

佛说:“如果有人能够把地狱的苦如实地说,而另外有人也能够如实地听,这两个人当下就要暴命,当下两个人就要吐血,身暴而亡。”为什么呢?祂说:“地狱的苦恼,太苦了!超过我们人的心力,你无法接受、无法想象,只要想到,你就要爆炸;你听的人,能够听懂、能听明白,也要爆炸,没法接受。所以说无法形容、无法想象。”

比如说:现在有些恐怖电影,专门有人作恐怖电影。看恐怖电影,有的人一看,当场就得心脏病,“哗”就走掉了,因为太恐怖了。

那个跟地狱来比,简直是千万亿分不值一分,那个还是人间可以想象、可以表达的。

所以,佛陀慈悲,祂说:“我打一个比喻给你听,略微知道地狱的苦恼。”祂说,“有一个人,犯了叛国罪,被国王抓起来。叛国投敌,国王就要治罪了。怎么治呢?第一天(早晨),给他身上扎三百枪(就像张莲娣那个枪一样,倒挂刺的,扎进去,拽出来)──一百枪,一百枪,扎遍了身上每一片,一百枪扎进去、拉出来,血肉模糊。第二天(中午),国王就问:’哎,那个囚犯死了没有?’说:’他这个人命还大,扎一百枪没有死。’他说:’没有死,再扎一百枪。’身上已经是血肉模糊了,再扎一百枪。再扎一百枪,拉出来。然后第三天(晚上)国王又说:’这个人死了没有?’’还没有死。’’还没有死,再扎一百枪。’他说:’没有地方扎了,全部都扎满了。’’哎,不管,就在这个血肉模糊上,再扎一百枪。’”

世尊就讲:“一个人,日受三百矛,”(就是一天被扎三百枪,这样的苦恼)(我们大家就想一想,我们身上扎一个小刺儿,“哎哟,哎呀!”一刺扎在手指上,就感觉难过;如果在脚上踩一个刺,或者怎么样,有一个瓦片把我们的脚割了,哎呀,就痛得不得了!那么,一身上从早上到中午、到晚上,扎三百枪的苦恼,我们不敢想象。)世尊就在地上拿一个小石头跟阿难说:“日受三百枪之苦,如同这一个小石头;地狱之苦,比须弥山还要大。”须弥山我们不知道了──比喜马拉雅山还要大。你说喜马拉雅山跟这个小石头怎么比?

所以说地狱的苦恼是难以形容的苦恼。

所以,大家不要觉得无所谓。有的人说:“我不往生,下地狱就下地狱,无所谓。”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大家离开三恶道,应感到庆幸。

【故生人间,应该庆喜】

世间之难住多忧,

即是出世间之缘。

我们在世间感到种种的逆缘、困难,感到很多忧愁。“好啊!这刚好让我们可以厌离世间、厌苦求乐。”如果生在天上、五欲自在的话,你就在那里享乐,不知道去求解脱了。所以,“富贵人求道难”,也是这样的道理。他在那里恣意五欲,认为说:“这个就是净土了,就是天堂了,我不要到哪里去了。”反而将来堕落下去。所以,我们知道世间是苦恼,“难住多忧”,反而成为我们的逆增上缘,我就要厌苦求乐、厌秽欣净。

身虽卑贱不高贵,

亦是入菩提之导。

我们身体卑贱、不高贵,这个反而会引导我们要证悟圆满菩提。一旦往生净土,就可以分身百千万亿、遍尘剎,可以成就像佛陀一样的三十二相、八十种好,成为两足之尊,度化一切有缘。所以,这个都是逆增上缘。

故生人间,应该庆喜。

得出结论:我们来到人间,感到庆喜!大家在这个地方,还能安安稳稳地坐着闻法,这个值得庆喜!

【大船木筏喻:靠弥陀与靠自己】

信心虽浅,

本愿深故,

任凭必往生。

下面讲到念佛了。说:“师父,我念佛,但是,我信愿也没那么强,信心也不是那么很深。”

大师引导我们说:

“信心虽浅,本愿深故”:阿弥陀佛的本愿很深厚!所以:

“任凭必往生”:你任凭阿弥陀佛,必然往生极乐净土。

打一个比喻,比如说:我们坐船过海,这个江河湖海,风浪非常大。那我们坐在船上,我们信心不够,“哎呀,这个船能不能过海?”“信心虽浅”,但是,这个船很坚固。所以,虽然你信心浅,船坚固故,你必得过海,是不是?

你信心虽然大,如果你坐一个小木筏子,“我信心充足”,结果坐的是个小木舟,这个能过海吗?

“不能。”

所以,能不能往生,其实还不在我们这里看。我们这里这个因很弱,你只要有这个因,你只要愿往生、信顺弥陀──这个深和浅,其实是靠阿弥陀佛那一边。你信心虽然强,就好像杂行杂修的人,“我坚信我能往生……应该这样坚信”,可是你所修的功德是不实功德,就好像是驾了一个小木船,你再怎样的有信心,难以渡过波涛汹涌的大海。

我们念佛,虽然想到“我是一个无智无识的老太婆,信心很弱”,但是,只要你任凭这一句名号,全靠南无阿弥陀佛,虽然你害怕:“哎呀,我怕晕船,风浪这么大,哎,船长,你稳当一点,这船千万别翻。”但是这个船、本愿之船坚固,不受任何破坏。所以,必定可以渡过生死海,到达极乐岸。就是这个意思。“信心虽浅,本愿深故,任凭必往生”。这些话都叫落地有声,干脆利落,不含糊。

【自叹不精进,庆喜遇本愿】

念佛虽倦,

功德大故,

称念定来迎。

说:“我念佛也不是那么很精进,偶尔也感到懈倦,感到不是很勇猛精进,也有疲倦的时候。”你念佛虽然倦怠,但是因为名号功德很大的缘故,所以“称念定来迎”。你只要称念南无阿弥陀佛,决定来迎接!

我们大家念佛,会不会觉得自己念佛有懈倦的时候?没觉得?有啊?

“有。”

对,有。就是觉得我念佛不够精进、不够勇猛。所以,祖师讲话都能安慰我们。

有人这样去问法然上人,说:“哎呀,我念佛,感到不够精进、不够勇猛,这样能够往生吗?这样怕不行吧?”当然祖师都会安慰我们,一方面鼓励我们,一方面提携我们,另一方面,也就我们的根机,不讲那么太高、太远、做不到的话。他说:“你念佛,感到懈倦、感到不精进、感到自己道心疲软,好像愿生心也不是那么很切、念佛也不是那么很猛。这样就更加说明你是有道心的人,也说明你是在努力进步的人。”

“哎,那怎么说呢?”

他说:“譬如说:像走路,你这个人你很想快,心里面很着急,很想快一点到达目的地,你就嫌自己脚走得慢,是不是?”

大家有没有这个心态?你急着想到达目的地,你就感到自己走得太慢了。

“其实,走得不慢,你走得挺快的。但是跟你的心相比,你感到慢。”因为我们很想往生,我们很想念佛念得多。哎,这么一比,就觉得我念佛念得少、觉得我道心不够。

所以,这话讲起来,哎,一听有道理。

如果这个人,他对于到达目的地无所谓,那么,他走得再慢,他都不觉得慢,悠悠忽忽的、晃晃荡荡的。不是真愿往生的人,他就没有这种感觉。

觉得念佛懈倦、不勇猛,觉得“我罪过深”,觉得“我道心也不是那么很强”,像这样的人,他就有镜子,照到自己的内心了,就说明还是有心,这个就是有真愿往生心的人。你能保持这样的心来念佛,肯定往生!

故遇本愿,更应庆喜。

生在人间,都值得庆喜了,比三恶道强多了。可是,如果不遇到本愿的话,虽然庆喜,也是短暂的几十年。这短暂几十年一过,又要去六道轮转。所以,人间里边遇到本愿,才是“喜中之喜,无过此喜”

【妄念原是,凡夫本体】

好,下面就解决我们的妄念病。这一段文写得好!

妄念原是,凡夫本体,

妄念之外,别无心也。

我们不是担心有妄念吗?源信大师说:“妄念就是凡夫的本体。”什么叫“本体”呢?就是说我们凡夫,就叫“妄念凡夫”,我们这个凡夫,整体就是妄念所做成的,从里到外、从上到下、从头到脚、彻头彻尾、彻彻底底是妄念构成的。离开妄念之外,没有心了,“妄念之外,别无心也”,你只要有心,都是妄念。没有悟得真如本性,就是如此!起心动念,都是妄念。

打个比喻:像一个泥巴做的器具,泥做的一个人。那么,泥做的这个人,你怎样用水来洗它,它都是泥为体,对不对?尘土为它的体性,你怎样用水来洗它,能洗得干净吗?你怎么洗,它也是尘土,把它的皮洗没有了,肉也是土;肉没有了,里边还是土;你把它打得粉碎,它全部是土。

我们这个凡夫,你怎么洗、怎么洗,你都是妄念,彻彻底底、内内外外全是妄念,洗不干净的。像这个泥做的人,磨得粉碎,每一尘都是尘土。我们的所有念头,把它分析起来,都是妄念。

所以这样,你就认命吧!你就这样,你不认了吗?认了“我是罪恶生死凡夫,就是如此”

现在北方取暖是烧煤、供暖气,南方是烧炭,这个炭它就是黑炭,它就是烧熟的木头──黑炭作为体。你怎么去刮它,里边有白的出来吗?你再刮也是黑的。

这个黑炭也好、这个泥人也好,它的体性就是如此。所以,内内外外就是如此的。所以,我们每一个人不要起这种分别心,以为说“我还有更好的,没有妄念”──不可能的事情!

所以,这四句话,就叫我们“打得妄想死”:你就是这样的人!就给你分析出来,你就是如此!给你画了像。

大家是不是这样?

“是。”

是这样啊!真心没有发露,我们都是妄心、妄念,所以,起心动念就是错,通通是妄想杂念,没有一个是真念。

所以,“妄念原是,凡夫本体,妄念之外,别无心也”,除了这个妄念,你没有心了,除非你不要心、无心,成为石头。石头没有妄念──你不是石头,我们是有情凡夫。我们有情感、有意识分别,这样,我们只要有心,就是妄念。除了妄念,没有心了。大家有心就是妄念。

直至临终,

犹是一向妄念凡夫。

你从生下来到死,判决书判定下来了:从生到死,直到临终,你都是一向妄念凡夫,改不了的。

就好像这个泥人,它做出来了,是泥巴的,它经过风吹雨淋,淌下去了,还是泥巴的,像木炭也一样。

我们从生下来就是妄念凡夫,一直到临死都改不了,所以这个叫“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”,我们改不了。所以,从内到外、从生到死、从头到脚,烂透了、坏透了,妄念凡夫,我们是妄念做成的。这个叫“妄念原是,凡夫本体”

比如说:像这个桌子,它是木头做出来的,所以,木头就是桌子的体。

我们是怎么做出来的呢?凡夫就是妄念做出来的,所以妄念是我们的体。如果没有妄念了,就不是凡夫了。阿罗汉,他是他的清净功德所做出来的;菩萨,由菩萨的清净功德所构成的;那阿弥陀佛的报身呢?更是阿弥陀佛的万德庄严的清净功德所组成,所以,祂没有妄念。我们虽然佛性跟佛平等,可是我们被遮盖住。妄念原是我们凡夫本体,所以,“直到临终,犹是一向妄念凡夫”

【念佛即来迎,妄念成觉心】

哎,底下转弯了:

知此念佛。

知道我是这样的一个众生,我来念南无阿弥陀佛。

即蒙来迎。

临终的时候,就蒙受阿弥陀佛来接引。

乘莲台时,

能翻妄念,成为觉心。

一旦乘上莲花宝台,刹那之间,妄念翻转,自然成为觉悟之心──不好吗?

“好。”

我们本身,“妄念”“觉心”这是一对相对的名词:你大彻大悟了、彻底觉得了真如实相,这样就是觉悟了,得到无生法忍了。在这个娑婆世界,总之我们都是妄念凡夫。所以说:“知此念佛,即蒙来迎,乘莲台时,能翻妄念,成为觉心”。也不是说,我们老就死定了,我们还有起死回生的时刻:是在阿弥陀佛接引、乘莲台的时候,翻转妄念,成为觉心,佛性显发。

所以,善导大师也讲,他说:阿弥陀佛临终来接引的时候,这个临终的人登上莲花台,一旦登上莲花台,当下就获得无生法忍。

【莲花喻:名号功德不被妄念所染】

从妄念中,所出念佛,

犹如莲花,不染污泥,

决定往生,不可有疑。

虽然我们是一个妄念的凡夫,我们是妄念组成的这个体,从妄念里边出来的念佛,“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这一句名号:

“犹如莲花,不染污泥”:就好像清净的莲花,不被污泥所染污一样。莲花,就代表这句名号;污泥,就代表我们的心。

请问大家:这个六字名号,祂是不是污泥呢?祂是不是妄念呢?祂是清净的。我们虽然是妄想凡夫,我们的体是妄念,但是我们这个妄念的体里面,能念出南无阿弥陀佛──这一句名号是清净的,是不被染污的。就好像在污泥当中长出来的莲花,莲花从污泥里面长出来,不被污泥所染污,所以我们净土宗叫“莲宗”。莲花有一个特点,就是出污泥而不染。它从污泥里面长出来,但是不被污泥所染污。

我们念的这句南无阿弥陀佛,从我们妄想心里长出来,但是,不被我们的妄心所染污。这个就是六字名号。

六字名号会不会被我们染污呢?会不会?

“不会。”

不会。我们有没有能力让六字名号更清净呢?如果我们有能力让六字名号更清净的话,你就犯大妄语了,你就可能要成为李洪志了,那就犯大过失了,说明你超过阿弥陀佛了,那还了得吗?

六字名号是真如实相。我们说过了:“不垢不净”。所谓“不垢”,就是说我们虽然是妄念凡夫,我们不能染污祂。本来祂的体性绝对清净,超出相对,这叫“不垢”,你不可能让祂染污的;“不净”,祂也是绝对的本然净体,你也不可能以凡夫的造作让祂更加清净。如果能令祂更加清净,你就能让祂染污;能够令祂染污,就能令祂清净。所以,我们这个六字名号是圆满实相,不垢不净。

像这个黑板就不一样了,我能让它擦得干净,它也会落灰尘。

但是,这个南无阿弥陀佛六字名号,彻底圆满,不垢不净。这个大家能不能思维得过来?“不垢,就是净;不净,就是垢……”这是我们凡夫的想法。这个不垢不净,是彻底、本体,法尔如是,就是如此,超过我们有为造作,这个叫不垢不净。

【消毒间喻:不垢不净】

很难打比喻,因为世间确实没法比喻不垢不净,权且打一个比喻,比如说:我们大医院里边的消毒间,这个消毒间是整个医院里最干净的。你不能让它更干净,你只要拿一只手放进去──我们手上都有细菌,对不对?只要你放东西进去,都是染污它的。跟它的体性来比,不能让它更清净了,因为它是最清净的地方。但同时,你也不能染污它,因为你有细菌,一走进去就杀掉了,就杀菌了。

阿弥陀佛这个六字名号,虽然你有妄念,妄念碰到祂,就没有了。妄念碰到祂,不能染污祂。就好像黑暗不能够碰到光明一样,说黑暗再多,使劲向光明冲,能够把光明包围吗?能够将光明吃掉吗?不可能。你碰到光,你暗就没有了,碰到光,暗就没有了。

所以,我们的妄念碰到南无阿弥陀佛,你不可能染污祂,你碰不上去,你想碰也碰不上去。祂是无量光,祂是清净本体。所以这个叫“不垢不净”

那么,从我们这样的一个凡夫嘴里边念出的南无阿弥陀佛,“犹如莲花不染污泥”

【长春大街上的千朵万朵莲花】

所以,大家走在大街上,嘴上都含着一朵莲花,“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出来一个,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这个莲花就从我们心里边出来,清净的莲花。所以,我们今天的法会一散,长春市的大街上,就有成千上百的莲花,而且都是极乐世界的莲花。

此界一人称佛名,

西方便有一莲生。

但使一生常不退,

此花还到此间迎。

所以,这个是非常殊胜高妙的。

我们的口,“哎呀,师父,刷牙,口臭,口有味道。”对!我们刷牙,只是用牙膏刷一刷;用六字名号来刷牙、刷心,刷得更干净!我们念佛就有莲花的香味,这个莲花的香味,凡人闻不到,你问旁边人,他闻不到。但是,诸大菩萨都闻得到。所以,极乐世界的莲花,香飘十方法界,其香普熏一切世界。熏到哪个地方呢?我们念佛,就熏到我们心里边来。

【念佛之人,是人中芬陀利花】

我们念南无阿弥陀佛,观世音菩萨都闻到了,“哦!这个人是念佛之人,是人中芬陀利花,他身上有大白莲花的香味。”诸佛菩萨来到我们的身边护念我们,就好像蜜蜂跟着花一样。我们念佛了,诸佛菩萨就像蜜蜂来围绕我们,“嗡嗡”,保护我们──就是如此。

所以,念佛之人很尊贵,念佛之人,蒙受诸佛的光明护持;念佛之人,心中有佛的正觉莲花;念佛之人,身上有弥陀的摄护光明;念佛之人,和极乐世界的圣众成为一体,在极乐世界也有我们的位子。

在这个讲堂里边,我们常住很慈悲,建设这么大的讲堂,但是位子还不够,所以,有的莲友在外边听法。在极乐世界的话,很简单,你想要在极乐世界有个位子,只要我们念南无阿弥陀佛,那里就订了一个位子。就订了,是你的,你念就是你的,谁都抢不去──这个就很好了!

我们要上火车,还要先订个位子,还要花钱、还要托人。到极乐世界订位子、订票很简单,不要复杂的手续,只要你念南无阿弥陀佛,马上“呼”一朵莲花,上面写着你的名字——张莲娣,有你的名字了。

也有讲:你念佛,你念得越多,莲花越开越大;如果你退心了,你不念了,这个莲花就缩了。如果要让我们的莲花长得大、放得光明、光彩,那我们就多念、经常念。这也是鼓励我们念佛了。

“从妄念中,所出念佛,犹如莲花,不染污泥,决定往生,不可有疑”

【莫厌妄念多,应叹信心浅】

下面四句说:

莫厌妄念多,应叹信心浅,

故以深信心,常称弥陀名。

我们就往往在讨厌说:“哎呀,妄念这么多,这么多!”你讨厌也讨厌不了,它还是来。

如果是外面的苍蝇,你还可以搞个纱窗挡着,还可以用扇子打一打。它在里边,你怎么办呢?妄念在里边,你拽也拽不出来,到医院找医生,X光看也看不出来,说:“医生,你给我做个手术,把我的妄念拿出来。”

他说:“癌细胞我都有办法拿出来,妄念拿不出来。”

所以,我们没办法来制服它。我们往往感到讨厌:“哎呀,妄念这么多!”

大师就跟我们讲:

“莫厌妄念多!”:你不用厌烦妄念多,你本来就是妄念为体,你又怎么厌呢?那么,应该从哪个角度来想呢?

“应叹信心浅”:应该感叹说:“哎呀!我们还是对阿弥陀佛本愿信顺不够!觉得说这样妄念念佛,怕不能往生!”应该在这个地方感到有所欠亏,因为我们本来都是妄念,彻头彻尾都是妄念,哪有什么多和少?所以,“莫厌妄念多,应叹信心浅”

“故以深信心,常称弥陀名”:所以,大家应该信顺不疑,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众生,我称念弥陀名号,“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、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,这样,决定往生。

这一段文,前面有讲:“信心虽浅,本愿深故,任凭必往生”,说:“信心浅也没关系!”这个地方又说:“故以深信心,常称弥陀名”,又劝我们要有深信心。这个都是祖师相对说法,都是让我们能够安心于念佛,这个是说:你跟妄念相比,觉得“我妄念多了,我往生恐怕不定吧!”针对这样的心念说:“你不必怀疑妄念多,你只管深信弥陀的本愿,念佛往生就好了。”结果有的人又误解了:“哎呀,那我信到什么程度呢?我要信到什么样的程度才算深信呢?”祖师又怕你误解,说:“信心虽浅,本愿深故,任凭必来迎。”既然任凭祂,不管我的信是深还是浅,我任凭这句南无阿弥陀佛,这个就是深。

大家有没有听明白?

“听明白了。”

就说:不在我们这一边,我心清净也好,不净也好……

【送礼喻:信靠的心态】

比如说:两个人,我们来看他们对佛的信心、对于这一句名号的信心哪个深、哪个浅:两个人都念佛,都求生西方极乐世界,都很愿意去往生。甲说:“哎呀,我虽然念佛,如果不达到清净心,这个念佛可能作用不大。”两个人都有妄念,乙说:“哎呀,我既然念佛,我决定信顺!虽然没有达到清净心,念佛也必定往生。”

那么,甲和乙两个人,哪一个人更信念佛啊?

“乙。”

对了嘛!甲信念佛,是有条件的,“如果不这样,念佛也没有用;如果能这样,念佛才有用”

就好像我们找人办事一样,甲和乙都找老王办事,甲就讲了:“老王这个人,很热心办事,不过如果不送点礼,我估计办不了,要给他一点好处。”

乙就说:“哎呀,老王这个人大公无私,热忱为人,我们虽然说没有什么礼品送给他、不巴结他,只要你有困难,他也会给你帮忙的。”

你说这两个人对老王来讲,哪个人对老王更相信啊?

第一个人把老王就看扁了嘛!“老王,你就是要贪人家的好东西。”那么,他不是真正地相信他。他如果给他办事之后,他会觉得说:“虽然你给我办了事,老王,你给我办了,但是,也靠我送点礼品,不然,没有我的礼品,你办不了。”他心里边对老王就没有那么很通畅、很相信、互相之间好像好友,那种关系没有。

另外一个人,可能也会送一点东西,但是他心里面不一样,“哎呀,朋友,你办事了,我没有什么好东西,就一点土特产,你收下吧!”但是,他心里面并不认为说:“你不收,就不办。”这个就是朋友!有朋友的感情。

【把阿弥陀佛的慈悲忘到脑后】

我们念佛的人跟阿弥陀佛,怎么叫近、怎么叫远呢?跟阿弥陀佛远:“阿弥陀佛虽然救度我,如果我不修这一点,不修一点我的功德回向给阿弥陀佛,不给阿弥陀佛回向一点点,祂可能也不能救我……”这个等于是在说:阿弥陀佛救你有条件,要收你一点礼品。

另外一种人,知道:“阿弥陀佛大慈大悲,就是我的大慈悲父,无条件救度我,所以,作为我们子女的,无论如何,我要持戒更精严,我要行善更加努力,我要念佛更加勇猛。”这个心就不一样了。

就像孝子感到父母无限的慈爱,他应当略表孝顺之心。我虽然再怎样地表达我的孝顺之心,我的血肉骨髓都是父母所赐的,都无法来报答。

结果有的人很傲慢:“我之所以能往生,是因为我修了这个、这个、这个、这个……”他把阿弥陀佛的本愿早就忘到后脑勺去了,这样的人叫“骄慢弊懈怠”,不了解弥陀的恩德。

所以,善导大师也说了:“不相续念报彼佛恩故;虽作业行,常与名利相应故;心怀骄慢,没有惭愧、忏悔心故。”

所以,我们念佛,不是跟阿弥陀佛讨价还价,也不是跟阿弥陀佛比功劳,“佛,你有一半功劳,我有一半功劳。”

【一元钱买大楼喻:往生功德乃是弥陀所赐】

再给大家打一个比喻:如果有一天,我们上大街买东西,一块钱能买一栋大楼,这个可能吗?不可能,对不对?如果说你一块钱能买一栋大楼,一定是这个大楼的主人想送给你。想白白地送给你,你又不接受,然后说:“我这个大楼好卖。”卖给谁呢?就专门指定要卖给你的。好,你出了一块钱,其他人都像竞标一样,其他人都讲好了:“你们都不要发价,就等他发价。”好!一块!没有人发价,好!卖给你了,一块。

其实,这个大楼的楼主,就是你父亲。因为想白白的送给你,你觉得说:“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,送给我的?”也不知道大楼的价值,然后自己出了一块钱,觉得心安理得了,“哎呀,这是我买来的!所以我就心安理得接受。”

我们很多人杂行杂修,修的一些功德,回向求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。我们一旦到达极乐世界,是什么样的身份?阿鞞跋致,对不对?

“对。”

一旦到达极乐世界,决定成佛,对不对?

“对。”

你就是一辈子,从生下来修到死,这一百年修的功德,跟我们到极乐世界所得到的无上功德利益相比,何止是一块钱跟一栋楼的差距呢?为什么认为说你这样的往生,就是你修的这一点点换来的呢?如果抱这样的想法,这个根本不懂。

但是,众生就是很骄慢,跟阿弥陀佛心隔得很远,阿弥陀佛为了把我们循循善诱回来,祂免费送给你;送不掉,只好采取拍卖的办法──阿弥陀佛这个六字名号免费送给你,说:“你只要念佛,决定往生。”但是你根机不敢接受,所以说三福回向。

我们懂得这一点,我们真的是要彻底地感恩于阿弥陀佛的救度,不要认为说“这就是我三福修来的”──你三福能修到一个极乐世界吗?你的三福能修到一个阿弥陀佛的正报之身吗?不可能!所以,大家要有这样的觉悟。

【穷子喻:往生功德乃弥陀所赐】

我打这样的比喻,也是有经典的来历。大家如果读过《法华经》就知道,《法华经》里边有一个“穷子喻”,这个比喻非常好!

“穷子喻”是说有一个大富长者,他的儿子从小丢失了,在外游玩,不慎丢掉了。时间长了,大富长者年纪也慢慢大了,时刻在思念他这个独生的儿子,说:“我年纪也大了,儿子还没找到,我所有的家业无所委付,我交给谁呢?没有继承人了!”所以,白天晚上,从东地找到西地,从西地找到东地,到处在寻找。

这个流浪的儿子,他也在到处流浪,他是从东到西打工,从西到东乞讨。

有一天,偶尔,哎!这儿子转来转去,碰巧来到大富长者的庄园了,他是来讨饭的,抬头一看,“哎呀,这家庄园,简直是胜似皇宫啊!这里面的主人身相威严,旁边侍从如云,哎呀!出入都非常的豪华气派。”他探头一看:“哎呀!完了!这样的地方,不是我该来的,我没有资格到这个地方来。我只能找那个小酒馆儿,找那个小地方,找一点最低贱的活干。这地方如果呆久了,可能怕有是非,怕人家找我麻烦。”因为他卑贱嘛!心里面难免生了这个卑贱想。

大富长者刚好坐在里边,这个穷子一抬头,他也看见了,他认识,“哎!这是我儿啊!”(为什么?“哦,哪里有一个胎记,哪里有什么……哎!知道是我儿子了!”)心里面高兴不高兴?哎呀,几十年儿子没找到,想不到在这儿碰到了,非常高兴!就跟左右的侍从说:“赶紧出去!把他给我请回来。”

大富长者旁边的左右侍从长得人高马大,又庄严、又魁梧有力量,不是那么瘦巴巴的,很壮实。这两个人“哗”就出来了。

穷子一看,正在怀疑的时候,看见两个人,高大英俊,像保镖一样出来了,“哦,坏了,警察来抓我了,看看,赶来抓我了!”他心里就恐慌了,拔腿就跑。觉得怕坏事,就往外跑。

一跑,后面两个人就紧追不舍,因为长者有命令啊!越追他越怕,又饿得腿上没劲儿,心里又恐慌,路上也不平,“嘭”一个石头绊倒了,这个时候,又吓、又怕,又累、又饿,一下摔倒在地上,就昏死过去了,摔昏过去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