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应 | 五年前他送葫芦娃往生 现在他也往生了

南无阿弥陀佛

 
编者按 

大家还记得编辑部编写的小书《葫芦娃往生记》吗?当时,葫芦娃的故事感动了千千万万个读者,它的原作者就是葫芦娃的母亲佛依居士。

最近,编辑部又收到佛依居士的来稿,这次来稿的主人公是赵强——当年送葫芦娃往生的三十多位热心人之一。佛依居士说,赵强因为送葫芦娃往生,而与阿弥陀佛结下神奇的因缘,并于二0一七年八月十一日往生极乐,与葫芦娃在极乐相聚。她为赵强的故事所深深感动,所以特将此故事记录下来,与更多朋友们分享。

作者自述 

大家好!我是葫芦娃的妈妈。五年前,我为我的孩子葫芦娃而自豪;五年后,我为当年送过葫芦娃的那位热心肠叔叔——赵强而感动!

从赵强生病到往生的7个月里,我和他见过三次面,每一次都触动心灵……我愿将这份感动、感叹和感激变成文字,分享给所有的净土念佛人,愿我们一起携手同蒙佛慈,欢喜共往极乐。

佛依

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

一 南无阿弥陀佛,葫芦娃,叔叔走了
赵强,男,53岁,山东省烟台市长岛县人,于二0一七年八月十一日(农历六月二十)往生西方极乐世界。(注:赵强就是《葫芦娃往生记》里的那位帮忙的热心肠叔叔。)

赵强的父母是专修念佛法门多年的老居士(注:就是《葫芦娃往生记》里的赵爷爷和施奶奶),他的妻子、儿子及妹妹都是念佛人,父母家中还建有小佛堂。赵强全家都皈依了佛门,唯独他不信佛,不念佛,也没皈依。可是,他有一个优点——喜欢帮忙,特别是别人家的白事。

二0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,我的孩子葫芦娃往生了,赵强是三十多位帮忙人中的一位。他不仅亲眼目睹了葫芦娃的殊胜往生,还亲耳听闻了现场助念的佛号声声,又亲自忙前忙后,护送葫芦娃的棺木上山……

那天,在山上忙完之后,赵强竟对着葫芦娃的墓说了一声:“南无阿弥陀佛,葫芦娃,叔叔走了。”不可思议!从不信佛、不念佛的赵强,在这一刻将六字佛名的种子种在了他的心田。

 

二 2017年1月
二0一七年元月,我在渤海双缘安养院做义工。有一天,我突然接到赵强妻子的电话,她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:“荣姐,赵强病了,得了肝硬化腹水,病痛难忍……正在转往烟台医院。”

我听后很吃惊。就在一个月前,我还在街上碰见过赵强,当时问他干嘛去,他说去玩。没想到转眼他就得了重病。无常,凶猛的无常!实在让人措手不及,防不胜防啊!

我顾不得多想,赶紧对赵强妻子说:“你叫赵强念佛吧,求阿弥陀佛加持……不能出声念,就听念佛机……”他妻子说:“随身带有念佛机……疼得厉害时,他还大声呼喊阿弥陀佛……”

接着,我急忙来到渤海双缘弘愿念佛堂,为赵强填写了祈愿单,祈愿阿弥陀佛加持赵强信佛念佛,蒙佛摄取,化解怨怼,减轻病痛,得生极乐。

感恩阿弥陀佛的慈悲加持,几天后,我再次接到赵强妻子的电话,说赵强的病情稳定了许多,还说他一直在念佛,病房人多时,他就默念或听念佛机。随后,赵强妻子又叫我和赵强说了几句话。我说:“赵强,此时此刻唯有阿弥陀佛能救我们,好好念佛,佛保平安……”赵强在电话那边真诚地说:“行,我一定好好念佛。”

 

三 2017年4月
二0一七年四月,我从渤海双缘安养院回长岛小住了几日。在临走的头一天,我去了赵强家(注:他已从烟台医院回到了长岛)。

走进家门,只见眼前的赵强和四个月前判若两人。他面色幽暗,肚子凸起,行动缓慢,特别是那双眼睛因黄疸扩散,眼珠已变成黄绿色,整个人消瘦了一圈。他妻子正在厨房做中饭,儿子也在家。于是,我不加思索地说:“赵强,兵兵(他儿子的小名),来,咱们一起念十声佛号吧。”赵强痛快地说:“好!”

赵强端坐在小板凳上,他儿子坐在卧室床边,神情庄严,双手合掌,随我一起称念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相信这声声佛号的电波已冲出窗外,穿透乌云,超越娑婆,带着游子的思念飞向了西方极乐净土……

念完十声佛号,我对赵强说:“咱们念佛人都是阿弥陀佛的孩子,阿弥陀佛一定会来救咱们的……这个世间太苦了,一切都是无常。咱们天天念这句佛号,头顶上就有佛光保护,任何妖魔不敢近身。现世能消灾免难,平安吉祥,来世还能脱离六道轮回,去阿弥陀佛的极乐世界……”赵强专注地听着,从他的双眸深处,我似乎读到了那份心灵的渴望与寄托。

人生苦无常,世事难预料。昔日的赵强是一个体魄健壮的人,单位倒闭后就做了潜海员,帮岛上鱼业养殖户打海底木桩(注:用来围网养殖海参、扇贝、鲍鱼等)。平日里,他好抽烟喝酒,没事就钓钓鱼,还经常发脾气,惹点事……为此他的父母十分头痛,常常苦口婆心地劝说他。

在赵强生病期间,他的妻子也念佛,岛上的莲友吴居士和胡居士也去看望他,给予他鼓励。年迈的父母更是耐心开导,给他讲弥陀的慈悲救度,希望他能信心念佛,欣慕极乐。赵强从病痛中体会到了人生的苦难,再加上他在葫芦娃墓前种下的那一声“南无阿弥陀佛”的种子,就跟阿弥陀佛结了缘,在不知不觉中被阿弥陀佛的光明摄取了。因此,他浪子回头,毫不犹豫地奔向了阿弥陀佛的怀抱,归命了弥陀的救度,从此欢喜念佛,求生极乐。

 

 

四 2017年7月
二0一七年七月,我和葫芦娃爸爸从深圳回到了长岛,听说赵强因病情恶化又住进了长岛医院,便和葫芦娃爸爸及一位朋友前去看望。

走进病房,我看到赵强躺在病床上,右手正打着点滴,精神状态很好。在来医院的路上,我本打算见面后只和赵强念三声佛号,因为怕他气力不足,影响病情。没想到当我邀请赵强念佛时,他欣然接受了,并且不顾右手上的针头,双手合掌,大声与我和在场的赵强父亲、葫芦娃爸爸一起念了十声佛号: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

看到赵强念佛的那份虔诚,我被深深地感动了:“赵强,加油!相信此时此刻,阿弥陀佛就在你的身边陪伴着你、保护着你……今后,咱们都去极乐世界,永远不会再受苦、受难了。因为,极乐世界只有快乐和幸福……”听完我的话,赵强面带笑容(这是我见到的最轻松、最灿烂的笑容),用一种特有的坚定说:“我准备好了!准备好了!”

听到这句话,敬佩之情在我心中油然而生。赵强不仅说出了他对极乐净土的坚定和信念,也说出了他对人生的释怀与从容。一个流浪三界、沉浮于轮回中的游子,在他病苦之际,在他生命倒计时之时,阿弥陀佛的光明给了他无限的温暖与安慰,令他在死亡面前没有丝毫的恐惧和担忧。他在拥有弥陀慈悲的同时,把自己的一切交给了阿弥陀佛,这是何等的可敬啊!

有谁能在这一刻,笑得灿烂如花?有谁能在这一时,将死亡看成回家?有谁又能在这一秒,自信满满、挥别娑婆?唯有归命弥陀的净土念佛人——人中芬陀利华。我在肃然起敬中,对赵强竖起了大姆指:“赵强,你是好样的!你真棒!”

 

五 2017年8月
二0一七年八月二日,我又来到赵强家。进门后,我看到赵强精神状态挺好的,眼睛的黄疸退了,但他的肚子似乎愈来愈大了(肝腹水严重)。与前两次见面一样,我邀请他念了十声佛号,又给他一张佛卡,并对他说:“你把佛卡放在桌上或者床头,这样,你天天都能看到阿弥陀佛,念着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会时时刻刻给你力量的……”赵强高兴地接受了。(注:以前赵强家中没有摆挂佛像或佛卡,因他妻子怕他喝酒后发脾气,不恭敬,所以一直都不敢摆挂。)

之后我就出远门了。过了几日,我又回到长岛,才听赵强家人说,赵强已经往生了,走得非常好。

原来,八月十一日上午赵强感到胸闷不适,住进了长岛医院。当时,赵强父亲问过赵强:“你念佛没有?”赵强回答:“我在念佛。”

当晚近九点,赵强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,在没有异常的情况下安静地走了,他儿子在跟前照顾都没察觉到。赵强家人赶到医院,在第一时间念佛三十分钟,用“南无阿弥陀佛”送别亲人。

接着,赵强的遗体被送到了山上殡仪馆。在寂静的夏夜,全家人没有悲伤,没有哭泣,没用冰棺,没用殡仪馆的世俗之祭(注:殡仪馆专门准备的),只有一句佛号回响在殡仪馆:“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”

深夜十二点,赵强的父母在助念中听到远处山谷有六字佛乐久久回响。第二天上午十点(八月十二日)入殓前,家人掀开往生被,看到赵强脸色红润,头顶热冲手心,身体柔软,面带微笑。目睹如此瑞相,全家喜之不尽,无限感恩弥陀的慈悲救度!感恩六字佛号的真实不虚!

后来的每一个七日,赵强家人都会来到赵强墓前,念上一烛香的佛号。赵强父亲还在赵强的坟墓上安放了一台太阳能念佛机,让六字佛号二十四小时响彻在山中公墓的上空。我有幸参加了赵强的二七,与他的家人在他的墓前,齐声送上世间最美好的六字祝福——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,南无阿弥陀佛……

 

弥陀名号真幸福,蒙佛厚爱得救度。

踏莲告别娑婆苦,永脱轮回往净土。

 

佛依

二0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

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