僧语 | “志工”不是“义工”?(下)

南无阿弥陀佛

 
有志者事竟成
再看“意志”这个词,意跟志是有联系的,《内经》说“心之所忆谓之意,意之所存谓之志”,人的“志”也是从“意”来生的,心中不断地涌现一个意念,积久则生志;反过来,“志”又可以统摄“意”,孟子有一句话说得很好,“志者,气之帅也”,一个人有志的话,意志力为什么会自然地增强?这是因为身心此时都有一个统帅,一个统摄,力量就能够集中,力量只有集中一起才能发挥最大的效应啊。所以古人说“有志者事竟成”,因为有志才会专一,专一才会持久,持久才会做成事。孔子说:“人而无恒,不可做巫医。”做事不专一,不持久,不可能做成事,就像钻木取火一样,钻两下就换一个地方,要不就扔掉了,能起火吗?所以人做事一定要专一,不旁骛,不抛弃,不放弃,不朝三暮四。

有志才能超越
古代的鉴真东渡,玄奘西行,看似完成的都是不可能完成的奇迹,后人感慨:真是太艰难了!但我想在这些大师本人身上,倒未必觉得难,我们看是苦难,是挫折,在大师那反而是动力,是激励。这是因为他们有志,鉴真大师的:“是为法事也,何惜身命?诸人不去,我即去耳!”玄奘大师的:“宁向西方一步死,不向东土半步生。”这是何等经天纬地的志向与气魄!对没有志的人来说,苦难是很大的妨碍、障碍,而对于有志的人来说,自然就能超越,就像鹰是在空中飞的,不用去考虑兔子在地面跑的时候,要过河、过江、过山,过坑坑坎坎的事情。鹰和兔子航线不同:一个在天上飞,虚空中穿越,无所障碍的;一个是贴着地面跑,当然处处都有障碍。又像人爬山,如果做缆车,就不用考虑上山过程山路有多崎岖,台阶有多少的问题,山底到山顶只是一条缆线。人立志也一样,现实的状况和志愿的结果中间有一条缆线,志愿越高,最后引向的境地就有多高,超越性也就相应有多高。

一个人志有多广,心量就有多广;一个人志有多高,他的眼光就有多高,最后的成就就会有多高;一个人志有多深,定力相应才有多深。志立得深就相当于树的根扎多深,风从任何方向吹过来,任何人想要把它拔倒,都是不容易的。像古诗里面说的:

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;

千磨万击还坚韧,

任尔东西南北风。

寺院这么多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,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志工,很多不能够长久,有时原因其实很简单,就是没有立志,稍微受到一点挫折,越不过去,就缩回来了。
志不可不满
古人还有一句话:“志不可不满,心不可不虚。”做人心要虚,要谦虚、空虚,虚才明,虚才灵。《周易》里离卦配五行的火,在人则是配心的,所以心跟自然界的火的气息是相通的,火之相其内焰是空的,是紫蓝的颜色,里空外才会明。心也一样,心是越虚越明,越明越虚。而人的志却不能虚,志要满,志满就相当于汽车的油箱装满了油,这样才能跑得远。人的志不满就是半箱的油,跑一跑就没劲了,歇火了,动力不足了。所以,志是提供人心灵的动力的发动机。世间人都很懂“志”的作用,比如入党要宣誓,我们过去学医,进校门第一天也是要集体读“医学生誓言”,我们出家的时候也有“出家宣言”,这些都还是有作用的,果真不是徒于形式,而是真诚宣誓,确实会在日后提供强大的心灵动力。

我觉得出家人基本上可以算有志之人,因为如果没有志,是不太可能有足够的力量从世俗生活之中,像鲤鱼跃龙门一样跳出来的。即便是外面看着是很自然出家的,其实也是要内在的志的。不过出家之后,还是需要不断地累积,不断地加强“志”。心之所向,心不断地向道;意之所存,意念中不断地存利他之心,这样才能走好出家路。

如果出家人不立志自利利他,那么从某种角度上说,所呈现的精神状态有时还比不上在家,在家人有现实生活的压迫,不得不鼓志去追求,虽然一般不离开“财色名食睡”,但毕竟心有其志,有志就能过振奋、昂扬、有活力的生活,我们看很多世间人为了一点钱,可以卑躬屈膝,可以忍辱负重,推销一样东西,吃了无数的闭门羹,甚至被人骂,被人打,可还是斗志昂扬,越挫越勇,这是因为他心中有志。出家人若不立志,这方面恐怕还比不过在家人,安逸的生活,不劳而获,最容易让人意志泯灭,无怪乎世间人有时对出家人的印象就是“懒汉”“寄生虫”等等。

好男儿,志在西方
世间有句话:“好男儿,志在四方。”是说年轻人目光要远,不能局限在某一个狭小的范围。但我常说:“好男儿,志在西方。”因为四方我们都去过了,十方我们也去过了,百方、千方我们都去过了,去过却并没有得到“好”,得到的是无尽的创伤与造业,所以这一生一定要回归西方,此生志不必立在四方,而是要立在西方,“心向西方,意存弥陀”,古人说“此志一立,万牛莫挽”,善导大师说,哪怕是报佛、化佛漫天飞舞,辉光吐舌、异口同声地劝我改变念佛往生之志,也不听受!我们不但自己立西方之志,还希望天下人都能立此西方之志。
志当存高远
上人的《志工背诵法语》里面这个“志工”,不是泛指所有有志之人,而是特指有志于为阿弥陀佛做事,做阿弥陀佛手脚的这一类人群。为阿弥陀佛做事的人,是非常需要“志”的。由志生愿,由愿发心,志、愿、发心,三者其实是连着的。

有一句叫“志当存高远”,就是说一个人的志越高越远越好,不怕高,也不怕远。而整个世界,甚至整个法界,最高最远的“志”莫过于阿弥陀佛了,“轮回诸趣众生类,速生我刹受快乐,常运慈心拔有情,度尽阿鼻苦众生”,这是多么深广的志愿!我们若发心做弥陀手脚,就是与弥陀同志同愿同心。

民国时期王凤仪把世间所有的人分成四类:志界的人,意界的人,心界的人,身界的人。身界的人所思、所想、所念,都是围绕着个人的肉身,仅仅是身体的享受而已,也就是五欲之人。心界的人,就是普通的俗人。意界的人,就是指在世间修养很好的善人,像儒家的这些各方面做得很好的善人。在他眼里什么是志界的人呢?志界的人完全生活在志愿里面,为了众生,如如不动,无心,无我,是非常高的境界。四大界,其实是四种心灵频道,越是高的频道,相应的心灵享受、生活质量也越高。志界的人会得到源源不断的清净法喜,生活品质可说是超一流的,不过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,只有自己去体会,难为外人道。愿作弥陀手脚的人,如果能够矢志不移,一生不变,就是生活在志界中人,或者说接近志界的生活。

关于志的名言
佛教经典中,我个人觉得《普贤行愿品》是非常能励“志”、能提“志”的经典,菩萨的境界非常高远,他们的志愿开阔、广大、无有限量,读诵中就能领略到菩萨的志愿,在不知不觉、潜移默化中感染你,菩萨的志愿海中,哪怕我们只是拿到其中一滴,放在我们身上,迸发出的力量都是不可思议的。多读一读,依文入观,就会“观沧海者难为水,游于圣人之门者难为言”,或是“孔子登东山而小鲁,登泰山而小天下”,就像人来到海边观海,看到海的广阔,心胸自然打开,登上高山,登高望自远,心也一下就打开了。古今名人关于志的名言很多,很多话说得特别好,这里摘录几则,供大家学习品味:

志者,学之师也;才者,学之徒也。学者不患才之不善,而患志之不立。

——徐干

读书何必择地,何必择时,但问立志之真不真。

——曾国藩

立志者,为学之心也,为学者,立志之士也。

——王守仁

志立则学思从之,故才日益而聪明盛,成乎富有;志之笃,则气从其志,以不倦而日新。

——王夫之

人品、学问俱成于志气,无志气人,一事做不得,凡学之不成。

——申居郧

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,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!

——王安石《游褒禅山记》

身体衰耗了,可是意志并没有衰耗,信心只是第二动力,意志才是第一动力。

——雨果

“工”字解
“工”就是工作者,世间有各种各样的工作者。而不管是出家、在家,不管什么身份,在阿弥陀佛的底下,即便是观音菩萨,大势至菩萨,都算是打工的,都是工作者,都是志工。

我们的这个“老板”是比较神秘的,不轻易露面,但无处不在,无时不在,神力莫测,不可思议,在我们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为我们安排好一切,你要做什么,他要做什么,都安排得恰到好处。还悄悄地发工资给我们——功德法财,分毫不差。

师父曾比喻说,我们只不过是画家手上的一支笔而已,只是给画家绘画的。我们就是弥陀手中的一支笔,任由弥陀使用。我们只是弥陀手里的针线,绣成什么样的图案,我们是不知道的,只有衣服绣成了,才知道,我们做的事情,整体会呈现一个什么效果,只有阿弥陀佛知道,或说只有等我们往生之后,回头往娑婆一看,才清楚明了。

我们又像老农手里的锄头,锄头不会累,累的是老农,所以,给阿弥陀佛做事不会累。

有人心会累,心累的人就是心不太老实,他想自己做老板,抱有很强烈的做老板的企图,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工作者,是一个弥陀的手足。他嫌做手足还不够,还要做头脑,甚至还要做心,这就是越位了,就是不老实。事情做成做不成,或者我们做什么,其实都是阿弥陀佛的事情,我们就以一个任凭的心态就行了,我们 “尽人事,听佛命”就好了。

成也弥陀,败也弥陀,成有成的原因,败有败的理由,各有因缘。这样做的话,心里面就轻松了,就坦荡了,就不会纠结、压迫,这样做事非常轻松的,非常欢喜的,像小孩子做游戏一样,小孩子做游戏能够做得兴致勃勃,欢天喜地,完全沉浸在里面,因为他没有成人那样做一件事就想要从中得到什么,没有这种功利的想法。

阿弥陀佛的志工,跟世间员工还是不一样的,世间的员工是以利益来维系的,不管是雇主,还是被雇的,是被一根利益的线拴在一起的,都是各自为了自己的利益。为阿弥陀佛做事,也有东西拴,是信仰的线在维系,目标都是为了众生的利益。

在世间工作,我得的多了,老板得的就少了;我得的少了,老板得的就多了。可是为阿弥陀佛做事不是这样,佛是蜡烛,师父上人是蜡烛,我也是蜡烛,目的都是照亮黑暗,但是每一支蜡烛的光不会妨碍另一支,光光无碍,蜡烛绝不会说:“这是我照明的区域,你不许进来。”大家都是为利益众生的,不是为自己的,只会越照越亮,如果这样做下来,反而会真实地利益自己。

所以念佛的志工是“从乐入乐,从明入明”的,从光明走向光明,从快乐走向快乐。而且念佛志工的志,此志一立,穷劫不倒,想想死了之后不是要往生吗?往生之后还不是做这样的事情吗?为弥陀工作一辈子,几辈子,生生世世。

——节录于宗道法师《解读〈志工背诵法语〉》

2015年1月于石泉寺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