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道法师:娑婆世界乱哄哄,西方极乐乐轰轰

南无阿弥陀佛

《往生论注》里说:佛本所以起此庄严清净功德者:见三界是虚伪相,是轮转相,是无穷相,如蚇蠖循环,如蚕茧自缚;

“佛本所以起此庄严清净功德者:见三界是虚伪相,是轮转相,是无穷相”,佛为什么要起此清净功德成就呢?是因为佛看到三界有种种的相。哪几种相呢?虚伪相、轮转相、无穷相。“如蚇蠖循环”,“蚇蠖”是一种虫子,这种虫子爬的时候一拱一拱的。它爬的时候,前爪到了一个地方,然后后爪去凑前爪,中间就是一个圆;下一步再爬的时候,前爪再往前一点,后爪再上去。也就是曲曲虫,一曲一曲的。就是要表达循环的意思。

“如蚕茧自缚”,这个就好理解了。蚕吐丝,每天都吐,吐完之后,就把自己给包起来了,作茧自缚。

第二期研修班我讲过一堂课,叫《认识娑婆世界》,讲的就是这一段。我把娑婆世界归纳为六相,哪六相呢?三界是虚伪相、轮转相、无穷相、颠倒相、染污相、破坏相。我们前面讲的这一段里,包含了颠倒相、虚伪相、轮转相、无穷相;污染相和破坏相是在下一段当中,“‘成就’者,言此清净不可破坏,不可污染;非如三界,是污染相,是破坏相也”。

我们这个娑婆世界,如果用一些词来概括的话,不出这六相,这是最高度浓缩的一种概括。当时我讲了一堂课,讲的内容挺多,每一相都展开讲,虚伪相怎么虚伪,轮转相怎么轮转,你们可以找来看一看。我今天就不展开讲了,只是提示一下,你们也仔细观察观察,想一想是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

(1)虚伪相
“虚伪相”,这里的虚伪不是我们说“这个人好虚伪”,不是说这个;而是说客观的存在它就是虚伪的,不带有褒贬的感情色彩,本身就是虚伪的。《金刚经》说:“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”在这个世界上,每一样东西都是有为法,所以都是“如露亦如电”,如梦如幻。梦幻的特点是什么?就是不真实、虚伪。做梦的时候可能不觉得,醒来之后就觉得“哎呀,好虚伪啊!幸好是假的,如果是真的就完了”;或者有时候也想“哎,怎么不是真的呀!”根据梦的内容不同,就产生了各种想法。大家知道电影是怎么来的吗?就是每秒钟有超过24帧的图像在你眼前呈现,静态的像就会变成动态的,电影就是这么产生的。我们也一样,你们知道一秒钟里有多少念头在我们的视觉系统里呈现吗?说出来吓死人,三十二万亿!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有这么多帧静态的画面在我们面前晃过,所以才会让我们感觉如此真实。而且它是全方位的画面,所以我们完全投入在这个情景里,感觉很真实。可是它欺骗了你,有一句话叫“假如生活欺骗了你”,不是“假如”,我们确实被生活欺骗了,而且从小骗到大。

再从浅近的层面来说,在俗谛上,我们从小到大受过多少次骗?有形的,无形的,太多太多了。尤其在末法时代,欺诈、欺骗几乎充斥在每一个角落。

人心不真了,真心少了,古人讲“正心诚意”是君子的特质,现在正心诚意的人有多少呢?没有。所以会出现假疫苗,各种有毒的东西。我今天看了一个新闻,一个小孩抽血之后,发现抗生素非常高。因为他吃的肉里含有抗生素,肉吃到身体里,抗生素就会残留在人体里。这都跟虚伪有关,因为卖肉的人要以次充好,要卖钱。所以处处充满了欺骗、虚伪。

有时候虚伪比欺骗更可怕。因为虚假会造成一个面具,表面上是很美好的面目,但是在面具下恶到极处,这就很可怕。

我们每个人都交织在虚伪当中,包括修行也是如此。修行,按说大家都很真心吧?修行了,还不拿出真心吗?要了生脱死啊。但是很可惜,也有种种虚伪性在里边。为什么?因为我们有贪瞋。善导大师说:“虽作业行,常与名利相应故。”虽然作种种业行,但是有求名求利的心,有贪瞋之毒杂在里面,所以带有欺瞒性,自己骗自己,同时也骗别人。这就是虚伪相,这个虚伪相是普遍存在的。

 

(2)轮转相
“轮转相”,六道轮回就是最大的轮转相,跟我们每个众生都有切身的关系,我们从天生地狱,从地狱生天,一直在轮转。经上有句话,叫“有情轮回生六道,犹如车轮无始终”,像车轮一样,不停地转。“轮转相”不限于六道轮回,各种相都充满了轮转。地球在转吧?地球不转就完了,白天永远是白天,晚上永远是晚上。月亮也转吧?太阳也转吧?太阳、地球、月亮又同时在一个更大的轨道上转吧?这是宏观的。微观的,原子核外边有电子,也在转。从宏观到微观都在转。乃至人事、历史也在转。我们看历史,就是一个圈一个圈的,“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”。这都属于轮转相。

而且大家要知道,这六相是在一块的,一面虚伪,一面轮转;因为轮转,所以虚伪;因为虚伪,所以轮转,六相是揉在一起的。

 

(3)无穷相
“无穷相”就是无边无际,空间上无边无际,时间上也无边无际。像小白鼠蹬轮子,它一蹬,轮子就转起来,轮子转起来,它就继续蹬,蹬就转,转就蹬……无穷无尽,没有停的一天,直到把它累死。我们也一样,只要上了六道轮回这艘船就下不来了,除非有人把你救出来。讲完“三界是虚伪相,是轮转相,是无穷相”之后,昙鸾大师打了两个比喻:一个是曲曲虫,它代表循环、轮转;一个是蚕茧自缚,这是说凡夫的一切造作,不管起心动念是善是恶、是好是坏,乃至修行,其实从了生脱死、超越六道、脱离轮回的立场看,都是在作茧自缚,因为任何造作都像蚕茧一样一层缚一层,起心动念都是在加固轮回的生命。

因为你有“我”,“我执”没有破,带着这种执著,你造作的一切全都成为“蚕丝”,最后把你裹得严严实实的,没法出离。

 

(4)污染相
“污染相”,到处都是污染。最明显的就是雾霾,一到冬天,北京就有雾霾,感觉上下左右都那么脏,整个心都不好了,整个人都不好了,但是没办法。所有的染污都跟我们有关系,不光有关系,我们还要负百分之百的责任。这话怎么说呢?按说十个人感召的,不是十个人均摊吗?错了,每个人都是百分之百,不是百分之十,每个人都要负百分之百的责任。你们是“我心中的你们”,我是“你们心中的我”,都是一个。大家看过电影《楚门的世界》吗?整个岛都是为楚门一个人设计的,所以是百分之百。

我们这个世界叫五浊恶世,浊就是污染,不干净。人心不干净,因为境不干净。反过来,环境是干净的,但是心不干净,心把境也给染污了,境也不能干净。就像和面,盆和面是干净的,手不干净,和出来的面就不干净。手、面、盆都要干净,和出来的面才是干净的。

这在唯识宗里就是“三性”之中的“遍计所执性”。“遍”就是普遍,遍一切处。人都带有个人的知见和情识,这是非常普遍的,一个人的心投射到哪,他的情见就跟到哪,然后就产生了属于他个人的执著。也就是说,人到哪心就到哪,心到哪人就到哪,哪里就被染污。

所以,污染相看起来好像是说外境,其实不是,是我们的心污染,然后世界才污染。这是污染相。

 

(5)破坏相
“破坏相”是因为无常,没有一个东西是永恒的,一直在成住坏空、生住异灭,都在走向破坏。哪怕一个东西是崭新的,刚刚造出来,但是它也已经宣告走向破坏,一刻不停,只不过是有没有最终呈现出来而已。人就是在天地间行走的一块走向腐烂的肉,就是一块肉而已,而且还慢慢走向腐烂,最终都会腐烂。任何东西都不出无常,都在破坏当中,不管这个东西有多坚固。世间没有坚固的东西,地球都要爆炸,大三灾、小三灾都要来破坏。看电影《泰坦尼克号》,那个船造得真坚固啊,上船的时候有个人说:“哪怕上帝想让这个船沉,也是不可能的。”信心满满的,结果还是沉了。

 

(6)颠倒相
《红楼梦》里有两句话:“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,反认他乡是故乡;甚荒唐,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。”这是曹雪芹发出的感慨,人间是“乱哄哄”的。这个词用得特别好,确实是乱哄哄的,到处都是乱哄哄的。法照大师说“西方极乐乐轰轰”,“轰”是轰炸机的轰,他在《五会念佛仪》里就用了这个词,我当时看见就笑了,我们这边是“乱哄哄”,极乐世界那边是“乐轰轰”。

“你方唱罢我登场”,你刚唱完,我又登台;我登完台,你又上来。

“反认他乡是故乡”,我们不就是把娑婆世界当成故乡了吗?“想让我离开这,没门!极乐世界再好也不去,再好也没有我这里好!”娑婆世界就是他乡啊,极乐世界才是故乡。“反认他乡是故乡”,娑婆世界是他乡,在我们看来反而是故乡;极乐世界是故乡,我们却认为是他乡,这就是颠倒。

“甚荒唐,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”,一辈子忙忙碌碌,最后发现都是为他人忙了一场。本以为是为自己努力,结果发现都是为别人忙。这个“他人”是谁?从出世的角度看,这个“他人”不是你的邻居,也不是你的亲戚,这个“他人”其实是阎罗王,你给阎罗王做嫁衣裳,到时候你的命一断,黑白无常一勾,你所做的这些都成了轮回业。

 

阿弥陀佛建立极乐世界的初衷:

哀哉众生缔此三界,颠倒不净,欲置众生于不虚伪处,于不轮转处,于不无穷处,得毕竟安乐大清净处,是故起此清净庄严功德也。
“哀哉众生缔此三界”,“哀哉”就是可悲啊,很感慨;“缔”就是结,结而不可解。蚕茧我没看过,但是我看过桑螵蛸,它是一种中药,补肾的,北方都有,就是螳螂的卵块。我小时候特别好奇,“这个东西里边到底是什么呢?”就用小手使劲地撕啊撕,撕不开,非常结实。我看到“缔此三界”的“缔”字,就想起桑螵蛸了,真的很结实。我们“吐丝作茧”的能力不比它差,也很结实,只不过我们自己不自觉,真的比它还结实,简直就是钢铁铸成的,得用电锯来切。

“哀哉众生缔此三界,颠倒不净”,佛看到这些之后,“欲置众生于不虚伪处”,想要把众生放到不虚伪的地方;“于不轮转处”,到不轮转的地方;“于不无穷处”,到涅槃的地方;“得毕竟安乐大清净处”,希望众生能够到清净的地方,“是故起此清净庄严功德也”。

我小时候,三岁之前没什么记忆,三四岁之后才有记忆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能记起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呢?其他的事都有点斑斑驳驳的,但是这件事特别清楚,就是我跟我哥去粪坑里捞蛆虫,这是我人生最初的记忆。当时可好玩了,拿个瓶子,里边放点清水,然后就下手抓了,因为用棍子不好弄。当时也不知道脏不脏、臭不臭,就去抓。我哥抓,我也跟着抓。抓出来把它放到清水里,用清水摇啊摇啊,去掉那些脏东西,再把它放到干净的地方,是不是很像这一段的内容?看到这么不干净的蛆虫,“欲置众生于不虚伪处,于不轮转处,于不无穷处,得毕竟安乐大清净处”,把它放到干净的地方,有点那个意思吧?

但是我发现,把蛆虫捞出来,它不高兴。你把它放在干净的地方,它很快又往粪坑的方向爬去了。农村的粪坑不像城里的厕所,没有马桶,下面都是粪,蛆虫就在里边。因为这些虫子已经习惯了这种环境,它生来就在那个环境。我们也一样,我们早就习惯了五浊恶世这种浊染不清净的环境,有人跟我们说“极乐世界好”,“不去不去!”就跟那些蛆虫一样,你把它捞出来,它待不住,总想回去,因为它习惯了。

“颠倒不净,欲置众生于不虚伪处,于不轮转处,于不无穷处,得毕竟安乐大清净处,是故起此清净庄严功德也”,这就是阿弥陀佛当初建立极乐世界的初衷,极乐世界就能满足这个愿望,因为极乐世界不虚伪、不轮转、不无穷,有大清净,佛的初衷就是这样。

2018年8月讲于善导书屋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