宗道法师:念佛超越三界

南无阿弥陀佛

 

“三界”者,一是欲界,所谓六欲天、四天下人、畜生、饿鬼、地狱等是也;二是色界,所谓初禅、二禅、三禅、四禅天等是也;三是无色界,所谓空处、识处、无所有处、非想非非想处天等是也。

三界的种种景象是表象,内在有一个通道,靠心识来通,为善就往上,为恶就往下。虽然讲善讲恶,可以上可以下,善的果报可以乐到无穷,恶的果报也可以痛苦到无穷。但是后边有一个结论,“此三界,盖是生死凡夫流转之暗宅”,总的来说,不管好与不好,统统都是“生死凡夫流转之暗宅”。什么叫“暗宅”?就好像这个空间里没有灯。这就说明凡夫是无明的,天人也好,阿鼻地狱的众生也好,都是无明的,善出于无明,恶也出于无明。就像《三宝歌》里那句:“人天长夜,宇宙黮暗,谁启以光明?”

三界虽然有苦有乐,苦,在无间地狱里多少万劫都出不来;乐,三界里最乐的是哪一道?是非想非非想天吗?按理说越往上越快乐。其实不是,是色界天的三禅天,三禅之乐,经里有一句话,叫“犹如比丘得三禅之乐”。因为有人说“胎生到极乐世界的,可能在莲花苞里,是不是很憋得慌、很闷啊?”佛说“不是的,虽然他在莲花里,但是他所受的快乐‘犹如比丘得三禅之乐’”。三禅之乐是三界里快乐达到极点、极处了,找不出什么快乐能跟三禅之乐相比。

 

流转暗宅

此三界,盖是生死凡夫流转之暗宅;虽复苦乐小殊、修短暂异,统而观之,莫非有漏;倚伏相乘,循环无际;杂生触受,四倒长拘;且因且果,虚伪相袭。

即便如此,也是“苦乐小殊”,差距不大,只有一点点,因为这是在佛的立场上来看的。

其实这很好理解。比如我们看蚂蚁,蚂蚁界搞了一个运动会,看谁跑得最快,看谁举小土块儿举得最重,看谁跳远最厉害。但也只是在蚂蚁界比较,在我们人看来,其实都差不多。“苦乐小殊”就是这个意思,苦跟乐的差距不大。

“修短暂异”,“修”是长,这是讲寿命。三界里寿命最长的是非想非非想天,寿命是八万大劫,够长了吧?我们经常说神仙不死,因为我们人的寿命就一百年,八万大劫在我们看来就没有期限了。可惜还是有期限的,不是无限的。这是三界里寿命最长的。

寿命最短的,方生方死,方死方生。就像一些小虫子,早上生的,傍晚就死了,甚至刚出生就夭折了。人道里也有很多夭折的,刚出生,喘两口气就死了,只活了几秒。

虽然寿命有长有短,但是昙鸾大师说“修短暂异”,都是暂时的,马上又要去轮转,寿命都是不确定的。

“统而观之,莫非有漏”,放到一起来看,总的来看,都是有漏的。

“倚伏相乘,循环无际”,“倚伏相乘”,这句话脱胎于老子的“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”。当时老子的这句话非常流行,所以昙鸾大师就直接拿来用,这属于用典,没明着用,是暗中用典。

“倚伏相乘”,什么意思呢?你现在运气很好,走上坡路,但是危机潜伏在好运气里,很可能祸根已经悄悄地埋下了;反过来,你现在虽然一败涂地、一败到底,但是转机就在里边。所谓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,一切都在转换。因为都是无常的,好的可以变坏,坏的可以变好,随时都在变化。“倚伏相乘”,人的生活状态就是这样。

“循环无际”,一直不断地、来回地、没有边际地循环下去。

“杂生触受”,“杂生”是指有情众生杂居。因为杂业的缘故,而感得胎卵湿化等不同的出生方式。胎生,人就是胎生。卵生,比如鸡鸭。湿生,湿会生虫,蚊子就是湿生,像潮湿的地方就会生某种东西。化生,就是无中生有,本来没有,一下就出来了。天人都是化生的,天人没有胎,没有卵,从膝盖里就生出来了,女的可以生,男的也可以生;鬼也是化生;地狱也是化生,地狱的众生刚死,比如他抱铜柱,一下烧死了,但是立马又活了,他就是化生,一天死八万四千次,活八万四千次,都是化生的,抱了又死,死了又抱。这叫“杂生”。

“触受”,是指十二因缘里的两种。十二因缘就是“无明缘行,行缘识,识缘名色,名色缘六入,六入缘触,触缘受,受缘爱,爱缘取,取缘有,有缘生,生缘老死”。十二因缘就像一个圈,昙鸾大师取了其中的两种,“触缘受,受缘爱”。“触”,六根与六尘相对就触到了,六根触六尘;然后内心、心识领纳进来,叫“受。”

什么叫“四倒常拘”呢?就是心识永远被四种颠倒所拘缚。“拘”是拘缚,像被绳子绑住一样,从来没有松绑。“四倒”是四种颠倒,无常以为常,不净以为净,无我认为有我,无乐以为乐。都是颠倒的,永远都在颠倒中,这叫“四倒常拘”。

“且因且果,虚伪相袭”,不管是因地的造作,还是果报出现,所承受的都是虚伪的。“虚伪”,就是没有定性,随时会变。你说他好,他已经不好了;你说他不好,他已经没有不好了,一直在变化当中。

 

安乐

安乐,是菩萨慈悲正观之由生,如来神力本愿之所建。胎卵湿生,缘兹高揖;业系长维,从此永断。续括之权,不待劝而弯弓;劳谦善让,齐普贤而同德。

“安乐,是菩萨慈悲正观之由生”,前面讲的那些,就是“三界无安,犹如火宅,众苦充满,甚可畏怖”,没有安,没有乐。所以法藏比丘要让众生得到安,得到乐。“安”是安心,“乐”是快乐。

所谓“菩萨所缘,缘苦众生”,佛菩萨的慈悲都是从众生的苦难中来的,他的慈悲要有所缘,缘什么呢?缘苦众生。换句话说,正是因为三界有这么多虚伪、颠倒、轮转、破坏,才激发了菩萨的大慈大悲,发愿以“如来神力本愿之所建”,也就是极乐世界。

“胎卵湿生,缘兹高揖”,三界里这些胎生、卵生、湿生、化生的众生,因为有了安乐世界,就可以“高揖”。“高揖”是什么意思呢?就是作揖时手伸得高高的,这是古代辞别时的礼节。

“业系长维,从此永断”,“维”是绳子,“长维”就是长绳子。三界轮转的业就像绳子一样捆缚着你,你到地狱它跟着你,你到天上它也跟着你,这个绳子始终没断,就是不让你出六道。但是因为安乐世界的存在,这根绳子终于“从此永断”。所谓“利剑即是弥陀号,一声称念罪皆除”,“咔嚓”一下,绳子就断了,都特别有画面感。

“续括之权,不待劝而弯弓;劳谦善让,齐普贤而同德”,这都有典故在里边。

“续括之权”,这个典故出自《大般若经》。“续括”,“括”是箭的末端,“续”就是箭头一个接一个。这个典故是怎样的呢?有一个人特别擅长射箭。我们知道,射出的箭受地球重力影响会往下掉。但是这个人趁这支箭将掉没掉的时候,射出第二箭,第二支箭的箭头射到第一支箭的箭尾,为第一支箭提供了新的动力,就像火箭系统一样,一直推进。两支箭,后面一支顶着前面一支,第一支箭快要掉的时候,第三支又上来了;又快掉的时候,第四支、第五支、第六支、第七支箭又上来了。“续括之权”,“权”就是权巧。

“不待劝而弯弓”,这是什么意思呢?师父(净宗法师)在《〈往生论注〉讲记》里说,这是从阿弥陀佛的第十一愿来的。第十一愿说:“设我得佛,国中天人不住定聚、必至灭度者,不取正觉。”一般菩萨修行,都会有“七地沉空难”的退堕因缘,到那个时候会下堕。于是诸佛就来劝进他不要下堕。但是生到极乐世界的菩萨不会这样,“不待劝而弯弓”,不需要诸佛劝化,因为“必至灭度”,一旦往生极乐世界,必然成佛,不会有下堕的可能。就像第一支箭,一直给它提供动力,它不会下堕,是表达这个意思。所以,这句如果没人解释、没有注释,我们完全想不到。

“劳谦善让,齐普贤而同德”,“劳谦”这个词出自《周易》,“劳谦,君子有终”,在谦卦里。“劳谦”的意思就是做了有功的事,但是不居功,有功不居功;“善让”也是表达同一个意思,就像《宗风·俗谛》里讲的“让美归功君子事”。我们做了有功的事,自然就会居功,居功就会自傲,普通人的心理都是这样。所以,过去一个王朝建立之后,往往把那些立了很大功劳的人杀掉,因为这些人最有可能侵犯皇权。

这是表达什么呢?是说极乐世界的菩萨,心是平等的,而且跟普贤菩萨的德行是一样的,“果无不极曰普,不舍因门曰贤”。这就是第二十二愿,“现前修习普贤之德”。昙鸾大师这么讲,每一句都是有根有据的,不是随便讲的。

“胜过三界”,抑是近言。

讲“胜过三界”,只是近似的说法,真正来说,岂止是超过三界?阿罗汉也超过三界,菩萨也超过三界,所以,只说“胜过三界”,完全不能显示极乐世界的超胜。所以这里特别提示,“抑是近言”,只是相似的说法。因为我们一直在三界内流转,我们的愿望就是超出三界,所以天亲菩萨体会我们凡夫的需求才这么说。

2018年8月讲于善导书屋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