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弘一大师往生76周年:悲欣交集见弥陀

南无阿弥陀佛

76年前的今天,弘一大师往生西方净土。

1928年的初夏,走过了一个时代绚丽辉煌人生的李叔同,已成了出家十年的弘一大师。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,在他从杭州赶往厦门的路上,遇见了一座深藏在刺桐花海的石头古城,还有古城人恰如刺桐花般的灿烂微笑,就这样不经意的驻足凝视,却留下了大师一生最后14年的弘法足迹,也留下了无尽的住世珍宝。这座古城便是有着“此地古称佛国,满街都是圣人”之称的福建泉州。

1942年的初秋,大师摒弃事务,一心念佛,求生净土。离世前不久,大师凝聚一生的心境,写下“悲欣交集”四字,数日后,又在后面写下“见观经”三个小字,这便成了大师最后的遗墨,也是大师留给世人最悲切的叮嘱。

那是一个宁静的黄昏,夕阳的余晖静静地洒满晚晴室(弘一大师晚年居住的地方),屋后那棵苍老的玉兰花树上,洁白的花瓣儿,正悄然飘落,宛如壁画里舞动的飞天,轻盈优雅;空气里浮动着幽幽清香,似乎从极乐世界七宝池中,飘来的朵朵四色莲花,微妙香洁。弘一大师就这样安然地离开了这个世界,走进了净土的世界,真正成就了“华枝春满,天心月圆”的无量光明,照耀着无数净土行人的归乡之路。

而且,大师往生前的遗墨“悲欣交集”,亦被刻在了泉州清源山的石壁上,与大师的舍利塔对面相望,引无数世人仰望沉思,思考着“悲欣交集”里深藏的意涵。然而,多少人只是停留于这四字,却遗忘了大师最后写下的“见观经”三字,这才是大师一生信仰的归宿,才是对世人最深切的付嘱,亦如《观经》世尊对阿难的付嘱:“汝好持是语,持是语者,即是持无量寿佛名。”

或许是大师冥加护佑,这被遗忘刻下的“见观经”三字,却以另一种更深刻、更直接的方式彰显以后人。

有着“第一山”美誉的清源山可谓佛教圣地,峭立的绝壁上,参天的古木间,寂静的岩洞里,留下无数高僧的足迹、庄严的佛像。这隐迹于清源山清幽空灵、茂林修竹处的佛像,俨然成了一山最美的风月,数百年来,引无数行人流连忘返,虔诚礼拜,最终归入佛门。

这些山岩佛像多为宋元时期所建,三十六洞中几乎皆有精美庄严的佛像,更有古寺林立,只是时代更迭,曾经佛教的盛况虽隐没在古树丛林中,但仍有佛像历经千年风雨,依旧如如不动,守护众生。

现今尤为突出的便有六处八尊:弥陀岩阿弥陀佛立像、瑞像岩释迦牟尼佛立像、西峰岩释迦牟尼佛坐像、千手岩释迦牟尼佛坐像、恩赐岩观音菩萨像、碧霄岩三世佛坐像。

更为巧合的是,弘一大师的舍利塔正处于弥陀岩之侧,而“悲欣交集”亦是刻在弥陀岩的石壁上。正因如此,无数敬仰者,只要前往大师舍利塔处,或举目见“悲欣交集”四字,也许不知大师悲欣交集之心境,亦不知“见观经”之旨趣,却会不自主地走向弥陀岩。岩中的阿弥陀佛立像,足踏莲花,金臂垂伸,深情地凝视着过往的行人,但凡注视如此庄严的面容、慈悲的眼神之人,无不深受震撼,自然合掌礼拜,菩提种子藉此得以抽心。

且让我们追随大师的足迹,沿着寻佛径拾级而上,走进古木参天中的弥陀岩,以悲欣交集之心,静观阿弥陀佛立像庄严之美,体悟阿弥陀佛慈悲之心,从而悲叹三界轮回之苦,欣求弥陀净土之乐。

弥陀岩处于高筑云台之上,石室倚岩开出,为仿木石构,与周围的古树有浑然一体之感。登临其中,可见飞瀑如练,一城风光尽收眼底,纵然如此,却远不及室内佛像之盛景。

静静地仰望着那依天然崖壁雕凿而成的阿弥陀佛像,可以透过历史,数百年前雕刻石像的画面,依稀浮现。

那是元顺帝至正二十年(1360年),一位从金陵(今南京)云游而来的僧人觉成,同样被佛教圣地的泉州所吸引,震撼于清源山的古寺丛林,也留在了泉州。也许是他对净土法门坚信不移,为传扬弥陀名号,便决定在山中建造石室佛像,给世人供养礼拜,从而信佛念佛,共成佛道。弥陀加被,众缘和合,觉成的发心很快得以现实,泉州官员平章三旦八、御史贴木尔不花、宪法使孙三宝、佥事释迦奴的大力支持,捐财首倡,当地各大高僧共同成就,不久便开始改建。

当时主要的施工者几乎都是清源山中的高僧,他们倚着石壁开凿石室,用仿木的石头建筑佛殿,又以巨石搭建筑台,并依着山石精心雕刻佛像。如今看着这精美庄严的阿弥陀佛像,隐约可以看见他们顺着石壁的纹路,一凿一凿地刻画着石壁,与石壁触碰的清脆声中,还伴随着声声柔和的“南无阿弥陀佛”;碎石纷纷掉落的瞬间,飘逸的衣纹也渐渐呈现其中,接着是慈悲祥和的面容、深情注视的双目,在法师们的一凿一刻间,清晰、灵动;然后又精细琢磨,染上颜色,镀上金辉。就这样,经过四年日夜地雕刻,直到1364年,曾经坚硬的石壁,在法师们的智慧与巧手下,变成了一尊庄严伫立的阿弥陀佛像,高达5.77米,宽2.5米。

这凝聚了法师们悲心的阿弥陀佛像,历经几百年,虽然经几次镀金修复,现在所见,依旧精美绝伦。阿弥陀佛跣足而立,安然伫立在三重莲花宝座之上,右臂自然垂伸,作接引状,左手轻放胸前,衣纹如水波般轻盈流动,正显阿弥陀佛足踏金色宝莲,从西方净土飘然而来,金臂遥伸,接引念佛众生,回归净土。那微微闭合的双眼,慈悲祥和,还流露出对流浪三界的佛子十劫等待与守候的深情,正是:

莲池无日不花开,四色祥光映宝台;

金臂遥伸垂念切,众生何事不思来。

数百年来,那些在世俗红尘里漂泊、奔波的旅人,当自以为永恒的平静被业风吹成支离破碎,当生命在时光中渐渐流逝,如少水之鱼,风中烛灯。于是,他们不远万里来到清幽寂静的清源山,藉以寻求安静与永恒,故而走进了这弥陀岩。不知当他们与阿弥陀佛深情的目光注视时,是否真能体会到生死的无常、三界的轮转?是否能体悟阿弥陀佛救度众生的悲心大愿,在低头礼拜之际,也能轻轻称念一句“南无阿弥陀佛”?而那些净土行人看着阿弥陀佛垂手接引的主动,是否愿意接受弥陀的救度,一向专念弥陀名号,往生净土呢?

弘一大师经历了最绚丽多彩的一生,成为律宗一代中兴祖师,持戒精严,然而却在晚年写下内心最真实的独白:

出家以后二十年之中,一天比一天堕落,身体虽然不是禽兽,而心则与禽兽差不多。

我自从出家以后,恶念一天比一天增加,善念一天比一天退失,一直到现在,可以说是醇乎其醇的一个埋头造恶的人,这个也无须客气也无须谦让了。

正因如此,他一直视自己为下品下生之机,在人生最后的时刻,一心念佛,得见阿弥陀佛之示现,于是悲欣交集,落下泪水,也许这正是深切认识到了凡夫之罪恶如斯,常没流转,但阿弥陀佛大悲无倦,十劫等待,主动、平等、无条件救度一切众生。因此,才写下了“悲欣交集”,最后又添上“见观经”,表达自心,以示后人。

《观经》中下品下生之众生一生造作五逆十恶,临命终时遇善知识,十声称佛,当下蒙佛接引,往生极乐。而且一部《观经》,“上来虽说定散两门之益,望佛本愿,意在众生一向专称弥陀佛名”。这才是弘一大师留给世人最深切的付嘱。

因此,弥陀岩石壁上“悲欣交集”的旨趣,正在石室中伫立来迎的阿弥陀佛。

但愿,那些走进石岩、礼拜弥陀的人们,能体悟人生之悲欣交集,厌离娑婆,欣求极乐;也愿,那些体悟人生悲欣交集的人们,亦能遇见弥陀,走进极乐的净土。

发表评论